您的位置: 浙江信息网 > 娱乐

东京奥运主會场遭遇烧钱迷踪日本全國壹片质

发布时间:2019-11-27 05:09:42

新国立竞技场

中新社东京7月10日电(王健)被视为2020东京奥运的高光脸面,也是其当时申奥获成重要砝码的新国立竞技场,连日来因其烧钱之举和缺钱之忧,而在东瀛上下遭遇越来越强烈的质疑。

就在日前,主理此事的日本体育振兴中心举行专家会,敲定了将建设费用增至2520亿日元的最终建设计划。这一数字虽经诸如暂缓开闭式穹顶工程等修枝剪叶,而比先前透出的3000亿日元有所减少,但依然引来众声哗然,其中甚至不乏要求推倒重来的呼声。

此间一些媒体和权威专家纷纷诘责此天文数字,朝野党派也频频呛声。民主党干事长枝野幸男直指无法理解政府因何强行此方案。联合执政的公明党方面也颇有微词。

一片质疑声中,本已被正在国会强推新安保法案遭遇阻滞而头疼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0日对此只能无可奈何地回应称,如果从现在起重新国际竞标选方案,多半来不及了。而负责管钱的副首相麻生太郎,当天则以暧昧表述搪塞,要求努力不轻易增加国民负担。

2020东京奥运主会场,采用的是着名伊拉克裔女建筑家扎哈哈迪德的设计方案。以两根巨型拱梁挑起的新颖特异造型,被认为有助凸显日本技术实力和挑战精神。而其在1964年东京奥运主会场原址重建的考量,更被认为有利于振奋国民精神。但当时为赶上申奥陈述的急行军选秀,令成本问题被轻易忽略。

尽管已有行家指出,之前的北京奥运主会场耗资仅相当于500亿日元,伦敦奥运主会场耗资也只多了一点点,而东京奥运的这一设计方案最初预估就已达1300亿日元,但据说当时被钱的问题总会有办法的乐观而湮没。

到了后来,随着这一特异方案的空前施工难度落到实务层面,加之原材料和人工费用的暴涨等因素,令耗资数字不断飙升,渐渐成为目前经济仍难见起色的日本上下闻之色变的重负。

而考虑到事后的维护运营完全缺乏经验,更受制于场馆周边的空间瓶颈,令其后续收支等效应同样堪忧。此间已颇有担心由此留下负面遗产的议论。

更有盘算民生账的,指这笔巨资若用到目前日本颇显急需的社会民生领域,会有何等良好效果。

而现实的问题在于,即便是目前定下的2520亿日元缩水方案,据说仍有相当大的资金缺口,至今难以找到愿掏钱的冤大头。东京都知事舛添要一之前对文部省方面希望东京都填窟窿的意思,颇觉不忿。后虽姿态有所和缓,也认可了最终方案,但至今并未松口给钱。

重重不确定因素,令再不开工就可能不赶趟的2020东京奥运主会场,至今仍处在不见头绪的烧钱迷踪之中。(完)

芯片
中医新闻
5G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